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籃球

“餃子”也蘊含語言學?專家這樣解讀

  • 由 金臺資訊 發表于 籃球
  • 2021-11-26
簡介僅就北方方言來說,普通話、北方官話叫“餃子”,晉語、中原官話、蘭銀官話的一些方言叫“扁食、角子、煮饃、煮疙瘩”,不一而足

餃子偏旁如何讀

“吃餃子過年”是我國北方地區重要的春節年俗。“餃子”這一名稱包含了極為豐富的方言和漢語史資訊。僅就北方方言來說,普通話、北方官話叫“餃子”,晉語、中原官話、蘭銀官話的一些方言叫“扁食、角子、煮饃、煮疙瘩”,不一而足。

宋元以前,“餃子”原本叫“角子、角兒”(最早叫“餛飩”)。元明之際,由於語音變化,北京一帶把“角子”改寫為“餃子”,中原官話的一些方言仍保留“角子、角兒”的稱謂,另外一些北方方言則稱其為“扁食”。據《漢語方言大詞典》,“扁食”的叫法今天仍分佈在中原官話、蘭銀官話、晉語等方言中。而閩南方言的廈門、漳州還用“扁食”指餛飩。

“扁食”的來源眾說紛紜。方言學家周磊曾在《說“扁食”》一文中討論其分佈和來源。蒙古語專家丁石慶指出,“餃子”在蒙古語族諸語言中基本都用近“扁食”的發音形式,但個別方言也有近“餃子”的發音形式。博士生馬曉慧介紹,維吾爾語中“餃子”的說法也接近“扁食”。有人據此認為漢語北方方言的“扁食”可能是蒙古語藉詞。這個問題饒有趣味,筆者贊同周磊、丁石慶先生的觀點,很有可能是北方民族借用了漢語的詞。

由於“扁食”“餃子”“角子”在指稱物件、來源和語音上的糾葛和構詞的差異,有的方言試圖將它們區分開來。比如在陝北,餃子因形制和烹飪方式不同而所指不同——捏成元寶狀、煮著吃的叫“扁食”;形體較大、蒸著吃的叫“餃子”;同時把比蒸餃大而形制相同的包餡兒食品叫“角子”。陝北話把帶餡兒的糕捏成大餃子狀,叫“角子糕”,把這種糕的個體叫“糕角兒”“糕角子”。因此,在方言地區,同樣是“餃子”這一名詞,但可能與普通話形同而實異。比如,陝北神木人如果要包餃子,一定會問“吃餃子還是吃扁食”。

陝西關中方言中,“餃子”的說法更加豐富多樣。其中最普遍、地道的說法是“煮饃、煮角子、角角、扁食、圪瘩(子)”,“疙瘩(子)”一般特指肉餡兒餃子。華陰還保留了餃子最早的稱謂“餛飩”。

把“餃子”叫“煮饃”,外地人大概難以理解。其實,關中人幾乎把所有蒸、烤,甚至煮的麵食都叫“饃”。如“蒸饃”指饅頭,“花饃/禮饃”指逢年過節蒸的各種造型的饃饃,“烙饃”指烤制的發麵餅,最有名的是陝西八大怪之一的“鍋盔饃”,“白吉饃”指做肉夾饃的發麵餅,關中名吃“泡饃”指牛羊肉帶湯煮的死麵餅。餃子狀的“煮饃”,只是眾多的“饃”中的一種而已。

除了不同的方言形式,“餃子”的發音還蘊藏了豐富的漢語史資訊。普通話的“餃子”,不少中原官話區的人說“角(jue21)子”。其語音的差異,代表了北方官話同中原官話之間的一個重要差別點:中古宕江攝入聲字(注:中古韻母分十六攝,即十六類,分別用一個字來代表:果假遇蟹止效流鹹山深臻宕江曾梗通。其中後面九攝包含陽聲韻和入聲韻)的韻母,北方官話系讀ao、iao韻,中原官話系讀o、uo、e、üe韻,形成整齊的對應關係。如北京話的烙(

lào

)和腳(jiǎo)在西安話中分別讀作luo21和juo21。

北方官話與中原官話的這種差異,最晚在元代已經形成。王力先生在《漢語語音史》中指出:“宋代的覺韻併入元代的歌戈和蕭豪。”正因為元代北方官話口語中“角子”的“角”已經從讀覺韻併入蕭豪韻(接近今天的iao韻),同時在偏中、南、西部的官話中,它讀入歌戈韻(類似今天的üe韻),為了避免讀音的混淆,所以另外用一個“餃子”來記寫該詞。因此“餃”是後起字。

方言中關於餃子的說法,構成了一幅多姿多彩的語言學圖畫。在漢語方言中,像“餃子”這樣充滿著語言學資訊的食品名稱還有許多,值得仔細挖掘。

(作者:邢向東,系陝西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語言資源開發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這花,攀上了高牆,卻開的慘悽

下一篇:沒有下一篇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