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棋牌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 由 萬安傾談 發表于 棋牌
  • 2021-06-09
簡介這麼一來,他就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向前,遠遠走出“普魯士軍官儲備量”足以應付的範圍之外:他必須把北德意志邦聯擴大成為一個涵蓋全德的聯邦國家,即便這將意味著削弱普魯士的超強地位,以及給到處熊熊燃燒起來的德意志民族主義火上加油

遏阻什麼意思

百家號原創作者:萬安傾談歷史

歡迎來到百家號萬安傾談歷史,哈嘍,大家好!今天小編繼續和大家講一講有關普魯士的精彩歷史故事,小編了解到,1870年至1871年的戰爭截然不同於1864年和1866年時的戰爭,並非俾斯麥所刻意尋求的物件。俾斯麥事先甚至沒有主動把它列入考慮,那場戰爭對他而言是一個意外和一個即興創作,並且曾在幾個月的時間內脫離了他的政治掌控。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在剛開始的時候,那場戰爭只不過是“霍恩佐倫”和“波拿巴”兩個王朝的面子之爭,結果它卻演變成德法兩國之間的全民戰爭。兩國於此際爆發出來的強烈民族仇恨,主要是被來自拿破崙一世時代的回憶所激起,跟1870年導致開戰的實際原因反而比較無關。那是一個讓俾斯麥覺得可怕的新現象:情況突然與1864年和1866年的時候有所不同,交戰的雙方已經不再是國家,而變成了民族。俾斯麥從此以後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我們必須從這個背景來同時檢視他的建國行動,以及他在和約中所列出的條件(尤其是強迫法國將阿爾薩斯一洛林割讓給新成立的德意志國)。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二者實為一體之兩面。二者都是俾斯麥針對法國復仇戰爭所做出的預防措施,因為他從當前戰爭中沸騰的法國民族主義情緒已可看出,那場復仇戰爭未來勢將發生。但奇怪的是,他甚至早在決定建國之前,就已經決定要兼併阿爾薩斯一洛林。我們幾乎可以表示,正因為先有了後者,接著才出現前者。1867年爆發“盧森堡危機”的時候,俾斯麥仍然拒絕兼併阿爾薩斯。他當時的講法,今天聽起來簡直像是預言:他說道:“縱使普魯士打了勝仗,那又將如何呢?贏得阿爾薩斯之後,就必須加以固守,結果法國人又去找來盟友,然後情況恐怕會變得非常糟糕!”其中有趣的地方是,俾斯麥早在當時就已經把擊敗法國與兼併阿爾薩斯(但尚未考慮到洛林)自動連結在一起了。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俾斯麥始終深信不疑,法國絕不會對戰敗釋懷;如今“內閣戰爭”已變成了“全民戰爭”,他的態度只會更加如此。既然有法國展開一場報復戰爭之虞,那麼南德地區將會是普魯士防禦最薄弱之處。俾斯麥很喜歡引用符騰堡國王昔日說過的一句話:“只要斯特拉斯堡繼續被一個不斷耀武揚威的強權使用為攻擊發起地,我就必須擔心…友軍前來馳援之前,我的國土早已被外敵的軍隊淹沒。”俾斯麥往往把斯特拉斯堡稱作“開啟我們房門的鑰匙”,既然現在他認為日子久了以後法國必定會成為敵人,那麼他寧願把這枚鑰匙保管在自己的口袋裡。但是基於地理因素,那個口袋不可能是普魯士的口袋。

要有辦法讓普魯士的軍隊駐紮在阿爾薩斯一洛林,就必須從德國獲得授權來那麼做。俾斯麥為了兼併阿爾薩斯—洛林,於是循序漸進,先需要一個統一的德國俾斯麥之所以需要一個統一的德國,理由也在於讓自己能夠對南德各邦感到放心。無論在巴伐利亞還是在符騰堡,尤其是在黑森一達姆施塔特,當地君主和政府於1870年剛開戰的時候,都不打算馬上向普魯士履行盟友的義務。是百姓之間猛烈爆發的仇法情緒(而非對普魯士的愛意),才迫使他們終於遵守了盟約。俾斯麥不希望將來面臨類似情況的時候,必須再度依靠南德各邦君主搖擺不定的盟約忠誠度,或者南德地區的民間情緒。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這麼一來,他就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向前,遠遠走出“普魯士軍官儲備量”足以應付的範圍之外:他必須把北德意志邦聯擴大成為一個涵蓋全德的聯邦國家,即便這將意味著削弱普魯士的超強地位,以及給到處熊熊燃燒起來的德意志民族主義火上加油。其間俾斯麥的主要需求之一,就是要疏導德意志民族主義(亦可說是為了要堵住它的嘴巴),不使之成為一股真正的勢力。對俾斯麥來說,德意志民族主義是普魯士有用的盟友;但德意志民族主義絕對不是他自己的事情。既然大環境現在逼迫他統一德國,他同時只好不斷設法避免讓德國過於統一。在新德國裡面必須給各個邦國留下足夠的活動空間,這樣才不至於損及普魯士本身的優勢地位。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早在建立北德意志邦聯之初,俾斯麥有一次就已經寫道:“我們”(普魯士)可以成交“很好的生意”,如果能夠採取對策來因應新架構勢將產生的聯邦性質,避免使得邦聯的色彩過度退居幕後的話。1871年建立帝國的時候,他更加仔細地顧慮到這一點所以當他分別與南德各邦在凡爾賽宮進行協商的時候,對他們所極力爭取的各種特權和保留權利幾乎是有求必應。南德各邦當然都已經看了出來,合併以後勢將導致他們喪失自主權(被降格成為“間接屬國”),於是他們秉持任何國家天生具備的自保本能,極力加以抗拒。這正好合乎俾斯麥的心意:南德各邦在未來德意志國家裡面所保留的自主性越多,普魯士也就可以享有更高的獨立性——以及越能夠繼續維持自己的霸主地位。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他幾乎答應了南德各邦代表所想要的一切東西;巴伐利亞表面上更幾乎仍然是一個自主的國家,擁有自己的軍隊和自己的外交機構。這使得德意志民族主義者大表憤慨,因為他們覺得俾斯麥為了德國的統一,應該從那邊擠出更多東西來才對。但那正是俾斯麥所不希望做的事情。他想要一種保持平衡的狀態,一個基本上仍然介於聯邦國家和邦聯之間的東西;德國應該“足夠統一”,以便在戰爭時期篤定能夠同舟共濟;但也應該“不夠統一”,以便在和平時期仍可看出它是由許多不同邦國所共同構成,而普魯士是其中最強大的一個,並且居於主導地位。

俾斯麥所面臨的問題,就是應該如何遏阻雙方民族主義狂潮的爆發?

最後在凡爾賽宮實際談出來的結果,並無特別鼓舞人心之處:北德意志邦聯的擴充,同時也意味著聯邦關係的鬆弛化。今天的歷史故事就和大家分享到這裡,看了之後,有什麼想法或者其他的觀點,可以給小編留言哦。

以上圖片素材來源於網路,侵權立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