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棋牌

這麼好的城市,善待了我我也想對別人好

  • 由 趣味社會學 發表于 棋牌
  • 2021-10-28
簡介本報記者 楊茜 盛銳 文攝通訊員 丁嵐愛管閒事的張花萍幫過不少人有老人,有小孩,更多的是流浪漢,她說:這麼好的城市,善待了我我也想對別人好54歲的張花萍是西湖市政公司杭州延安路天橋的中控管理員(監控室值班檢查人員)

躲債人身份證能打工嗎

這麼好的城市,善待了我我也想對別人好

站在地鐵安檢口的小羅有點侷促。

這麼好的城市,善待了我我也想對別人好

張花萍在延安路天橋上工作。

本報記者 楊茜 盛銳 文/攝

通訊員 丁嵐

愛管閒事的張花萍幫過不少人

有老人,有小孩,更多的是流浪漢,她說:

這麼好的城市,善待了我

我也想對別人好

54歲的張花萍是西湖市政公司杭州延安路天橋的中控管理員(監控室值班檢查人員)。3月31日她休息,但也不得空。上午,她在其他單位做保潔,中午時間,她就來到了延安路天橋西北角的值班室。值班的同事跟她說:“花萍姐,你真的火了呀。”張花萍不好意思起來:“火什麼呀,我就是愛管閒事,忍不住。”

最近,她就因為愛管閒事,火了。

幫助了一個

睡在天橋上的小夥

3月26日上午9點,張花萍上橋巡崗,看到一個小夥睡在天橋西南側。“我以為是附近喝醉酒的,一開始沒注意。”張花萍說,後來巡崗,發現小夥子還在,還睡得打呼嚕,她就過去“管閒事”了。

“小夥子,快起來。”張花萍喊。小夥子一臉懵,嗓音很低:“沒地方住,肚子還餓。”

這麼一聽,張花萍愛管閒事的勁兒又來了。她馬上說,“你跟我下來吧,我給你弄泡麵吃。”後來她還拿出了自己帶的中午飯,直接給了小夥兒。等小夥子吃飽,張花萍帶他去店裡理髮,花了25元,又去龍翔橋買了三件衣裳給他,花了100塊。她還試著聯絡了以前的老同事:“同事以前做過保安,就帶著小夥子去那裡借宿了一夜。”

張花萍聯絡了在地鐵站裡工作過的同事,想幫小夥兒介紹一份地鐵安檢員的工作。對方見了見小夥子,覺得他挺踏實,就讓他先上崗了。

張花萍給了小夥子一箇舊手機說:“我給你辦好卡了,你有什麼事情就找我。”她想了想,又發了50元紅包過去,但小夥子沒有收。趁著休息,張花萍燒了菜,從九堡坐地鐵去了小夥子所在的五常地鐵站。

前兩天,張花萍把碰到這個小夥子的事發在了自己的抖音號上,沒想到一下子火了,點贊超過14萬。

問她為什麼這麼做?這一次她想了想,回答本報記者:“杭州這麼好的城市,善待了我,我也想對別人好。”

第一個月工資

請張阿姨吃飯

3月31日下午,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見到了張花萍在天橋上幫助過的小羅。

小羅面板偏黑,鬍子有些長,一米七左右,人很瘦。穿著一身保安服,正在安檢口執勤。他有些侷促和緊張。“我是重慶梁平人。”小羅說,父親多年前過世,母親改嫁,兩個姐姐都已出嫁,只有他和弟弟在家裡。

初中畢業他就輟學打工。3月22日,小羅帶著母親給他的2000元錢,來了杭州。因為繼父管錢管得嚴,這筆錢是小羅母親偷偷攢的。

原本,小羅只打算在杭州待半個月,就回重慶去,誰曾想到杭州第二天,錢包和手機就丟了。丟掉母親給的2000塊,小羅既懊惱又自責。

遇到張花萍的前兩天,他已輾轉了好幾個地方,吃的都是天橋下“同伴”分享給他的。

“遇到張阿姨的那天是3月25日,我記得阿姨當時對我說,在大城市打拼,都得靠自己。”

對於這一份來之不易的工作,小羅有惶恐也珍惜,他說自己太多的話不會說,以後會好好幹的。

在地鐵做安保,小羅一個月能掙4000多,他說,比以前的工作好多了,“等發了第一個月工資,我要請張阿姨吃個飯。”

經歷過這次事情,小羅覺得杭州是個特別有愛的城市,他想試著待下去。

收入很多都花在

管閒事上了

來杭州13年,愛管閒事的張花萍幫過不少人,有老人,有小孩,更多的是流浪漢。中控管理員的上班時間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做一休一。算上其他時間打臨工,張花萍每個月有4000多的收入,但是她幾乎沒有存款的習慣。

她的錢去了哪裡?“兩個兒子都大了,我也沒花錢的地方,碰到流浪漢,我就買點東西給他們吃,再淘點舊衣服給他們穿。”她見過太多身份證丟了找不到工作的人,也見過因為網貸四處躲債的年輕人。

去年大年三十,她花了100多塊買了好多包子,送給解放路一帶的流浪漢。

張花萍大兒子上了大學,小兒子當了兵,她覺得自己該走出去看看。就這樣,13年前,張花萍揣著200塊錢從老家來到了杭州。“剛來的時候,人生地不熟,哪裡有錢賺就去哪裡。幸好,我遇到的都是好人。”她初來乍到時,為了省錢,一天就吃一頓飯,閒著的時候總是埋頭大睡,因為實在太餓了。老闆聽說後,馬上特批給張花萍包吃包住,同事們也經常邀請她去蹭飯。“所有人都很友善,大家相處得也很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