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籃球

故事:女人偷情朋友表弟,久逢甘霖後,等待她的竟是這樣的結果

  • 由 女生小說研究所 發表于 籃球
  • 2022-08-06
簡介被抓後,沈滔交代了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丈夫出軌,憂鬱妻子仿效療傷2008年,25歲的袁秀芹認識了比她大3歲的姚文忠

嘫嘬嘭嘮怎麼讀

故事:女人偷情朋友表弟,久逢甘霖後,等待她的竟是這樣的結果

第一章

快件血案,收到的香水是兇器

2012年2月14日下午,下班剛回到家的袁秀芹忽然聽到了敲門聲。她從貓眼裡看到了一個身穿快遞公司服裝的小夥子。袁秀芹很疑惑,自己並沒有從網上買東西啊,可是他說的名字就是她袁秀芹。開啟門,袁秀芹接過快件一眼,她看到快件上寄件人是丈夫的名字和電話。看到這個,袁秀芹簽下了名字,就讓快遞員走了。

拿著包裹回到家裡,袁秀芹有些激動。因為,這一天是情人節!她以為是丈夫送給她的情人節禮物。這份禮物,對袁秀芹來說,太有意義了!是一份失而復得的驚喜和滿足!

想到這裡,袁秀芹撕開了快件的包裝紙,一層,二層……然後就聽見一陣“嘭”的巨大聲響,再伴隨著一聲女人淒厲的尖叫,把鄰居都嚇著了。

被緊急送進醫院的袁秀芹,面部幾乎面目全非:一雙眼球被炸飛,鼻子深陷,下嘴唇也失去了蹤影。這樣嚴重的傷勢把醫生也嚇著了,也讓警察驚駭:什麼樣的人,才狠心下得了這樣的手?袁秀芹的老公姚文忠?

可是,警察透過聯絡姚文忠,得知他並沒有給妻子買什麼香水。案發後,他接到訊息已經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並守候在妻子的病床前。

那麼,是什麼人冒用了姚文忠的名字給他妻子送香水呢?據快件公司的那個小夥子回憶,寄快件的人20多歲,高瘦個子,而且可以肯定不是本地人。

警察抽取了袁秀芹的通話清單,發現有一個號碼在兩個月前和袁秀芹有過密切的聯絡,中間消失了一段時間,但在幾天前,這個號碼又出現在袁秀芹的通話記錄裡。

透過調查,手機的主人浮出了水面:沈滔。並且,沈滔的形象和快遞員口中寄快件的人十分吻合。2月17日,沈滔在他租住的家裡被警察抓獲。被抓後,沈滔交代了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

丈夫出軌,憂鬱妻子仿效療傷

2008年,25歲的袁秀芹認識了比她大3歲的姚文忠。姚文忠是個商人,自己開了一間鋼材店。相戀半年後,兩人邁進了婚姻的殿堂。姚文忠是家裡的獨子,他的父母希望袁秀芹早日為姚家開枝散葉。可是結婚兩年後,袁秀芹的肚子還是沒有訊息。

夫妻都到醫院做了檢查,結果兩人身體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可奇怪的是袁秀芹就是懷不上。剛開始的時候,姚文忠還安慰妻子,說既然身體都沒事,早晚肯定會懷上的。可是時間一久,加上父母的嘮叨,姚文忠對妻子也產生了抱怨,認為肯定是她的身體有問題。

袁秀芹很生氣,也指責姚文忠可能在醫院作了假。家裡開始有了烽火的味道,兩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得彼此都有些累。姚文忠乾脆搬到了自己的店裡,經常不回家。

不久,聽說姚文忠和店裡一個女店員好上了,可是袁秀芹每次去店裡,姚文忠住的房間並沒有發現女人的痕跡。沒有抓到證據,袁秀芹也不好說什麼。

姚文忠對妻子越來越冷漠。袁秀芹傷心之下,想到了離婚。可是當她把想法告訴了最好的朋友草欣之後,草欣對她說:“你傻啊!現在離婚對你有什麼好處?他現在出軌在先,你主動離婚,不是正中他的下懷嗎?”

袁秀芹想想也是,如果此時自己提出離婚,不但什麼都得不到,還有可能落得個不會生孩子的罵名。可是,到底是誰的問題呢?如果說姚文忠真和那個女孩子在一起,可為什麼也不見她懷上?

袁秀芹忽然想去會會店裡的那個女孩子。可是當她到店裡的時候,一個男店員告訴她那女孩和老闆出差看貨去了。

這哪裡是出差嘛,分明是雙雙出去玩了!袁秀芹又氣又恨,可是她又能怎麼樣?看著男員工同情自己的目光,袁秀芹覺得顏面都沒有了!她失落地離開了店面,去找草欣。

草欣給袁秀芹出了個主意,她說:“姚文忠不是可以出軌麼?那你也找個人啊,你沒聽過‘情人療傷法’嗎?這是最有效的排除痛若的方法——”袁秀芹嚇著了,她可從來沒有想過要背叛丈夫,雖然他出軌在先,她仍然希望他回心轉意,畢竟,她真心愛著自己的丈夫。

2011年6月的一天,袁秀芹約了草欣吃午飯。草欣來了,還帶著一個男人。見面之後,草欣介紹說:“這是我表弟沈滔,從外地來的,剛在這裡找到了工作。”看沈滔年紀比自己還小,袁秀芹也沒有在意,席間還熱情地為這位表弟夾了菜。

沈滔高高瘦瘦的,但人很陽光,也很健談幽默。吃飯不長的時間,卻逗得袁秀芹和草欣笑趴了好幾次。因為開心,袁秀芹胃口大開,吃下了很久以來的一頓開心飯。

袁秀芹對沈滔很有好感,也因為他是草欣的表弟,此後,只要有空約草欣吃飯,袁秀芹都會讓草欣叫上沈滔一起來。時間一久,沈滔也偶爾會自己約上袁秀芹吃飯。

終於在一個晚上,兩人吃了飯,又喝了點酒。沈滔送袁秀芹回家之後,在她的家裡,兩人突破了最後的防線,發生了關係。

年紀比袁秀芹小的沈滔,對性愛卻是無比熟稔,他讓袁秀芹領略了在丈夫那裡沒有得到過的激情和高潮,讓她知道了什麼叫做死去活來。

性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一旦上了癮,就像毒藥一樣。袁秀芹就是這樣的,她荒蕪多時的身體,此時像遇到了雨水一樣,哇啦啦鮮活起來。

雖然丈夫已經久不回來,可是家畢竟還是他的家。為了怕被丈夫撞見,袁秀芹就換成去了沈滔那裡,有時她下了班,就直接回到他那裡,買菜做飯,然後上床。兩個人像夫妻一樣的生活起來。

有了情人的袁秀芹,不再在意丈夫的背叛,她甚至覺得,只要丈夫不提離婚,現在這樣,各有各的生活也是挺好的。

不過,沈滔似乎並不滿足於這樣的偷偷摸摸。有一次,在親熱之後,他對袁秀芹說:“親愛的,離婚吧。那樣,我們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袁秀芹為難地說:“現在離婚,我什麼也沒有啊!”沈滔說:“不可能,你老公那麼有錢,你最少能分得一半的財產,那筆錢,也夠我們生活好長一段時間了!”

正是這樣的話,讓袁秀芹狂熱的心慢慢地冷了下來。她開始認真思考和沈滔的關係,因為她忽然發覺,沈滔的走近,也許並不是一種單純的情感吸引。男人對於女人,特別是已婚女人,他也是有期望的,期望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2011年9月,姚文忠患上了重感冒。袁秀芹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已經在醫院躺了三天。可能是那個女孩子不願意照顧她,姚文忠才息到了自己的妻子。

袁秀芹接到電話後趕到了醫院,看到了躺上病床上無精打采孤伶伶的丈夫,忽然覺得心酸。看到妻子,姚文忠有些難堪。袁秀芹不禁流下淚來,她跑前跑後,諮詢醫生丈夫的病情,又跑去抓藥煲藥,一整天,沒有吃下一口飯。

等到她坐在丈夫的床頭休息一下的時候,姚文忠愧疚地拉住了妻子的手。夫妻竟然相對說不出話來。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過了兩天,袁秀芹把丈夫接回了家,她從單位請了一週的假,全心照顧丈夫的身體。因為丈夫的病,袁秀芹也沒有時間和心情和沈滔約會,沈滔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也只是倉促地應付幾句,就匆匆掛了。

在疾病面前,袁秀芹和姚文忠的心理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於丈夫,袁秀芹還是有很深感情的,畢竟,他是自己的第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名正言順的丈夫。而沈滔雖然風趣幽默,但畢竟他只是個小孩子,無論從成熟魅力還是經濟實力,他都是無法與丈夫相比較的。這一點,作為成熟女人的袁秀芹深知其中的輕重。

而姚文忠呢,透過這一場不大不小的病,也終於知道了妻子與情人的區別。在和妻子分居的這段時間裡,他確實和店裡的一個小女孩好上了。如果不是這場感冒,他甚至是想過,和妻子離婚,娶那女孩子為妻的。

其實,感冒最初並不嚴重,但是,每到夜晚,女孩就纏著他出去玩,唱歌蹦迪,還要去郊外吹風。這對於一個感冒病人來說,都是最難受的。可是,她沒有顧及他的感受,她要的是快樂。在姚文忠病倒以後,她只照顧了他兩個晚上,就受不了了。那個打給袁秀芹的電話,其實是她打的,因為她覺得她沒有責任來為別人照看生病的丈夫。

而妻子呢,那份心疼,那份著急,都毫無保留地表現了出來。她一週的時間,全身心地照顧著他,生怕他有絲毫的閃失。袁秀芹的表現,感動了姚文忠,也讓他及時地回了頭。

在姚文忠病好後的一個晚上,他熱情似火地纏著了妻子,把所有的情感再次傾洩在袁秀芹身上。一夜的纏綿,讓袁秀芹感概萬千。

她承認,自己喜歡沈滔的年輕衝動,喜歡他多種多樣的性愛技巧,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認,丈夫的性愛,讓她踏實,雖然沒有太多的激情,但她是全心地滿足。她知道,這和心理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她始終愛的,還是自己的丈夫。

情人瘋狂,最後的報復毀了誰

因為姚文忠的病,袁秀芹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見沈滔。等到丈夫完全康復又開始去店裡的時候,袁秀芹才找了一箇中午約見了沈滔。

那個中午,在沈滔的小屋裡,沈滔瘋狂地要著袁秀芹,似乎想把一個月的慾望全部發洩出來。一連做了幾次,把袁秀芹折騰得死去活來,可是她也知道這段時間,對沈滔來說太難過了。

做完了最後一次,袁秀芹幾乎虛脫了。這個月來,為了照顧丈夫,自己也能沒怎麼好好休息。躺在沈滔的懷裡,袁秀芹沒有了以前的歡愉,她感到很累。

休息了一會,兩人才開始說話。袁秀芹對沈滔說:“你找個女朋友吧。你知道,我不能總是在你身邊,你還年輕,找個相當的女朋友,好好談場戀愛,時機成熟的時候,成個家——”

話沒說完,沈滔就打斷了她:“你什麼意思?你覺得我不夠愛你麼?還是你捨不得你有錢的丈夫?”

袁秀芹說:“我比你大那麼多,我們是不合適在一起的!而且,離婚不是一件單純的事,涉及的東西太多了!現在,我老公願意回心轉意,我也想再給彼此一個機會。你還年輕,會遇到一個比我更好的!”

可是,不管袁秀芹怎麼樣解釋,沈滔就是不同意分手。兩人不歡而散。但此後,袁秀芹逐慚減少了和沈滔的聯絡。

十幾天後,正在上班的袁秀芹忽然覺得噁心,吃飯的時候想吐。在草欣的提醒下,袁秀芹到醫院做了婦檢,結果發現自己已經懷孕三十多天了。

按照日期,這孩子該是丈夫的!又驚又喜的袁秀芹給丈夫打了電話,告訴了他這一個好訊息。姚文忠欣喜若狂,掛了電話就跑回家。當他看到妻子的孕檢報告之後,他一把抱起了妻子,不停地旋轉起來。

然後,姚文忠親自打電話通知了父母,也通知了岳父母一家。兩家老人高興得立即從各自的家趕過來。那一天,家裡熱鬧得像過年,而袁秀芹,則被當成了菩薩一樣供了起來。

看著喜逐顏開的兩對老人,袁秀芹又高興又欣慰,可是她的內心,也隱隱存在一股不安。那是因為沈滔。到了這時,袁秀芹才後悔起自己的行為來。

第二天,袁秀芹偷偷給草欣打了電話,把自己的心事告訴了好友,也婉轉託草欣勸勸沈滔,放棄這段感情,重新找個女孩子好好相愛。

草欣答應了,說會好好勸勸沈滔。而後的一段時間,沈滔果然沒有再打電話給袁秀芹,他只是給她發了一個簡訊,祝她成功懷孕。袁秀芹這才放下心來。

2012年1月18日,袁秀芹意外地接到了沈滔的電話。他說想要回老家過年了,不知道年後還回不回來,走之前,他想再見袁秀芹一面。

想起沈滔也曾經給過自己的快樂,袁秀芹答應了。還是中午,還是在沈滔的小屋裡,兩人見面了。已經懷孕四個多月的袁秀芹看起來容光滿面,她的臉上,煥發著一種即將為人母的光芒。

這光芒,讓沈滔痴迷,他是真的愛著這個女人!沈滔走過去,摟住了袁秀芹,準備吻她。袁秀芹躲開了,她說:“沈滔,我們已經結束了,不要再這樣了!而且,你看我,現在也有著孩子,不方便!”

沈滔說:“最後一次,讓我擁有你!我會小心,不會碰著孩子!”可是不管沈滔怎麼樣哀求,袁秀芹都不再答應和他做愛。她拿出了一個信封,說:“這點錢你帶著吧,回家給父母買點禮物!”

說完,袁秀芹就起身想回家。可是,她不知道,這樣的舉動,激怒了沈滔,他想起了兩人曾經的歡好,想起了袁秀芹在他身下的妖嬈。一怒之下,不顧袁秀芹的反抗,沈滔強姦了袁秀芹。

完事之後,沈滔才後怕起來。躺在床上的袁秀芹淚流滿面,她咬著牙對沈滔說:“我可以告你強姦,可是我不想看到你就這樣走進監獄!這是最後一次,我們見面!我用這一次來還欠你的情!”

說完,袁秀芹艱難地起身,跌跌撞撞地走了。沈滔跌坐在床上,又怕又恨。可是,他真的怕袁秀芹把他給告了。於是,他趕緊收拾東西,躲回了老家。

2012年春節後,沈滔沒聽表姐說有什麼動靜,他知道袁秀芹是真的不會告他了。於是,他又回到了原來的公司上班。

沈滔給袁秀芹打過電話,想表達他的歉意,可是袁秀芹一看是他的電話,接都不接,直接就掛掉了。對袁秀芹又愛又恨的沈滔,加上回公司後工作的不順利,內心的積鬱達到了極點。

人的自私慾望就是這樣,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也不想讓別人得到,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毀了它!

2012年2月13日,沈滔把買來鞭炮拆開,用裡面的氯酸鉀和鋁銀粉湊合在一起,做成了一個大劑量的炸藥,然後包裝好,在最外層的表面上寫下“香水”字樣,然後用袁秀芹丈夫的名義在第二天快遞給了袁秀芹,也就是本文開頭髮生的那一幕。

因為一段婚外的情感,袁秀芹終於惹禍上身,她的孩子也因為她的傷勢太過嚴重,有可能保不住。而沈滔,也因為自己犯下的罪,面臨法律的制裁。

快件血案

芨芨草

懸疑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注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