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籃球

尚古出新,方寸靜雅—淺談王建業楷書

  • 由 書法瞭望 發表于 籃球
  • 2022-01-20
簡介王建業以法度森嚴、結體嚴謹的歐楷作為童子功,注重點畫起收,學歐而不板滯,把歐楷寫得頗具靈動之味,然而又不拘囿於歐楷,登岸舍筏,積極上溯楷書源頭,於魏晉小楷中討得訊息

拍的筆順怎麼寫的筆順

王建業的楷書作品,帶給我最深的感受便是天真渾厚,有祥、靜之美。“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書之為藝,是技與性情的妙契,如此,其技方能近乎道。書法正因了毛筆“唯筆軟而奇怪生焉”,由此幻化出無窮之意趣,才使得漢字的書寫成為一種藝術。

尚古出新,方寸靜雅—淺談王建業楷書

“書之妙道,神采為上”,故觀人書作,先見其情韻、格調和氣息,三者不佳,即便用筆超妙、龍飛鳳舞,也易墮入俗品。當下書壇,有的楷書作者一味求新、求怪,誤將筆墨的粗野、字形的誇張變形當作個性的張揚,而背離碑學體系楷書的本質。言其神采,須是一種怡然自得的流露,王建業對楷書創作始終保持著清醒的認識,其楷書作品立足傳統,沒有急功近利的浮躁、媚俗討好的卑屈,屬於呼應時代的正大楷書。

尚古出新,方寸靜雅—淺談王建業楷書

王建業書作的另一顯著特點是取法魏晉和明代小楷,但又不侷限在魏晉、明代小楷之內,轉益多師,是學多家楷書而進行的雜糅創新。學書法,楷書為基,楷書雖形成於方寸之間,雖為入門,卻最為難寫,難於精工,更難於精工中透古意。楷書發展到唐朝,達至鼎盛,名家輩出,唐楷成了後世難以逾越的巔峰,歐褚顏柳成了後輩書家的取法物件,當今很多人甚至用畢生精力對之持抱不放,不斷重複,直至靈性在自我重複中消磨殆盡。

王建業以法度森嚴、結體嚴謹的歐楷作為童子功,注重點畫起收,學歐而不板滯,把歐楷寫得頗具靈動之味,然而又不拘囿於歐楷,登岸舍筏,積極上溯楷書源頭,於魏晉小楷中討得訊息。這說明,王建業對楷書認識的全面,從其常以示人或參展的中楷或小楷作品來看,其味道亦在魏晉楷書和北魏墓誌之間。與此同時,王建業還十分注重隸書和行書筆法的融入,於隸書得高古意,於行書得行意,並貫注於其楷書創作之中,從而讓筆下的楷書既高古淳厚又氣韻流暢。

尚古出新,方寸靜雅—淺談王建業楷書

中國書法是抽象的表意藝術,僅僅憑著一條條變化莫測的線條的流動、執行,便可將書寫者的精神、情感以及修養展露出來。王建業楷書結體趨扁,扁的字形結體散發出淡淡的古意,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出其傾心於楷書發展的源頭和發展期,筆下楷書中含隸意、含蓄古雅。捨近求遠、上溯源頭找水喝的學書理念,讓王建業的作品遠離了庸俗而趨向高古,品讀其書作時,我們會感到安詳靜穆,這正是其作品古意的顯現。

尚古出新,方寸靜雅—淺談王建業楷書

“書初無意於佳乃佳”,在書法上,很多人對“馳毫驟墨劇奔駟,滿座失聲看不及”“投筆抗聲連叫呼”者頗為嘉許,認為其功底深厚,而對持清淨心靜坐書寫者不以為然,這實在是極大的荒謬。觀王建業的作品,可以感受到窗明几淨,書家緩研青墨,徐舒宣紙,如對至尊,端坐凝神,靜心而書。這樣的書寫,使其筆下遠離了躁性、火氣、俗氣、江湖味,這種靜意的書寫不是停滯,不是呆板,這種靜實則是一種靜水流深的靜,如廣闊浩大的江海,水面無波而實則暗流潛湧,執行無息。這樣的書寫,使觀者可以細看,心中產生的不是天風海濤般的激盪,而是清風徐來,心底產生一種怡悅的美感。

王建業用筆簡淨,以簡馭繁,注重字中筆畫粗細長短之調整、字形大小之變化,這種變化又是一種微妙的調整,不細心體察是難以看出的。結體一任自然,長短各盡其態,單字各逞其勢而字與字之間又氣脈相通,實是難能,加之章法上的舒朗,讓人觀之產生秋鶴翔空、冬林岑寂的聯想,使觀者在品讀時多了一份心境的靜態撫慰。

尚古出新,方寸靜雅—淺談王建業楷書

概而言之,建業兄經歷了生活的磨礪、世事的參悟、識見的擴廣,由此有了對書法藝術更深層的思考與履踐,並從中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與定位,其書作布白之妙、簡約之美、文墨相生皆堪稱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