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籃球

唯餘馬首是瞻的下一句,居然這麼任性可笑,本以為是個英雄故事

  • 由 神經七七 發表于 籃球
  • 2021-09-28
簡介人話翻譯:秦景公通過了範鞅的報仇方案,達成交易,讓他回國去實施了

馬首為瞻的意思是什麼

唯餘馬首是瞻的下一句,居然這麼任性可笑,本以為是個英雄故事

讀《左傳·襄公十四年》節選

馬首是瞻

,意思是服從指揮,把某人當做自己的領導,結成團隊,用粵語說就是“看你做頭”。

本以為這是一個“當仁不讓”式的正能量成語,後來發現還是頭腦簡單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紛爭,

這世上可不是隻有一匹馬。

上回書說到

遷延之役

晉國

帶著一批諸侯國去找

秦國

報仇雪恨,結果以退兵草草收場。

這其中有多少貓膩,多少曲折人心?看這篇文段的時候,總覺得是在看《職場百科》,這些人的行為和思量,不要太經典了!我們且來細細品。

公元前559年,那年夏天,

晉國

要打

秦國

,要一雪前恥,於是集結一大票諸侯國兵力,浩浩蕩蕩的大軍出發了。

當時,這批軍隊最大的頭,理論上是晉國國君,但是晉悼公沒有隨軍出征,而是呆在國內。原文裡交待這一句,其實就是在說,本次任務,真正讓人信服的權威馬首是不在軍中的。

本次聯軍由

晉國六卿

扛旗引領。

六卿由上到下的官權排位是:

中軍將、中軍佐;

上軍將、上軍佐;

下軍將、下軍佐。

將,是主將,佐,是輔佐。

佐的直接上司是與他同層的將。

可以說,晉國國君之下,就是中軍將最大,此次統領帶兵的中軍將,是剛上任不久的

荀偃

及涇,不濟。

聯軍浩浩蕩蕩來到涇河邊上,卻沒有渡河前進。

考題來了。

為什麼不渡河?是誰在努力周旋?誰在駐步不前?

下面是《遷延之役》為您帶來的十種職場形態經典示範:

(一)觀望保守派——魯國大夫 叔孫穆子

面對諸侯軍隊舉步不前、軍心不穩的情況,晉國大夫

叔向

決定走動走動。

他先去找的魯國代表,

叔孫穆子

叔孫穆子

回給他一首《詩經》裡的詩歌:《匏(刨)有苦葉》。

此詩是講一個待嫁女子在河邊著急期盼心上人來迎娶自己。無論水深水淺她都有勇氣渡河,但是又有所顧忌,害羞矜持,所以選擇等待,等情人來找自己。只要情人主動,自己便會隨他而去。

一聽這歌,

叔向

就明白了。

魯國目前觀望不前也是跟大局而已,對晉國別無二心,只是如果晉國沒有明著下命令,那麼魯國自己也絕不去做那出頭鳥。

這種思想在現今職場中,應該是很典型的一派,不是不願意做事,而是不願意擔責。

背叛?倒不至於。

主動?也絕無可能。

他們要的就是,由別人開口,說出一個命令或一個承諾,然後自己做一個拿吩咐做事的助手。

他們覺得不用出腦力,出了錯也怪不到自己頭上。因為萬一出了問題,他就可以:

“我不知道啊,我是按你說的做的,不關我事反正你負責。”

不願意擔責,會演變成不願意動腦,不願意動腦再演變成不願意動手,等到什麼都不願意付出了,活著也就等於死了。

志在自保者,恐會習得一身賴皮本事。

志在掌舵者,世界則越闖越大。

當然這裡魯國的舉動無可厚非,打仗是玩命的,當時軍心有異,選擇觀望等待命令是較為明智合適的做法。

於是

叔向

讓人開始準備船隻,命懷有此意的

魯國

軍隊和

莒國

軍隊先渡過河去了。

(二)積極向上領頭羊——鄭國司馬 鄭子蟜

(攪)

人,其實都是明白人,只是有人不願意做明白人,不願意說些明白話,生怕有所牽連。

鄭國代表

鄭子蟜,

去找衛國代表

北宮懿子

,表達了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與人而不固,取惡莫甚焉!

與人交好卻不能堅定心意,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厭惡的了!這樣的話,要把國家社稷置於何地?

即是說,既然大家約好了跟著晉國來到這裡找秦國打架,就按照原計劃行動啊,三心二意幹啥呢。

北宮懿子聽了很高興,感覺自己找到了組織。這種物以類聚,也是一種幸運吧。

這裡的

鄭子蟜

,就是職場中的第二種人類,有一定的責任感,對於團隊對於工作希望自己能夠有所建樹有所助益,不願意被第一種人類同化,看不慣的會忍不住說出來,也許是私下組一個群在群裡說。

這種人的好處就是,開啟天窗說亮話。

裝傻的人和你說話,不是執著於解決問題,而是執著於周旋,純浪費生命,消耗精力。

此處會產生分支:看得明白,是否會付諸行動呢?或者只是過過嘴癮,喜歡“表示強烈譴責”罷了。

好在

鄭子蟜

屬於行動派,他拉上

北宮懿子

,一起去找其他諸侯國代表,勸說大家一起渡河。

雖然沒有詳細的記錄,但是面對各懷心事的諸侯國代表,少不了的就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言明利害,再灌點雞湯贊詩,最終成功讓諸侯聯軍動身渡過涇河,駐紮下來。

有主見,有行動力,有影響力,就算不是做領導,和這樣的人做同事一起工作,會很順暢。

可惜他是鄭國人,鄭國的政治平臺給不了他更大的鍛鍊空間。在市級本地私企中再怎樣風生水起也是小打小鬧。

(三)兩種可能性——衛國大夫 北宮懿子

如果

鄭子蟜

不來找

北宮懿子

,那麼

北宮懿子

會是第二個

鄭子蟜

,還是第二個

叔孫穆子

?會去勸說其他人,還是等著別人來勸?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有些人顏色未定,容易被感染,所以兩種都有可能。到底以哪一面示人,就看命運讓他先遇見誰,得到誰的引導,他就會傾向哪一種屬性。

某些剛剛步入職場的小白,他所接觸的辦公環境、同事、前輩,讓他見識到的是哪一種“真相”,給他帶來的是正面還是負面的教化,潛移默化中決定著他會混成什麼樣屬性的人。

胡歌說:“我很幸運,我可能比更多的人更早的知道了什麼樣的演員才是真正的演員”,初入人間即遇見榜樣,真的很幸運,希望每一個小白都有這份幸運。

現在播報一條突發新聞,

秦軍

利用涇河上流的優勢,在河水裡投毒,致使

晉軍

一方死傷眾多。

就算是面對這樣的處境,

鄭子蟜

毅然決然以進為守,率領鄭國軍隊前進,就連之前心裡有些小九九的諸侯聯軍也都跟從鄭國前進。

可見

鄭子蟜

在眾人心中確實有很高的才能和威望。

雙方對峙於棫林,

不獲成焉

此處的“成”,意為講和、和解、平定。

不獲成焉

,沒有獲得平定。就是雙方交戰了,晉方沒能打敗秦方,沒能獲得勝利。

來看看

不獲成焉

的另外一種有趣的翻譯:不能讓敵軍秦國屈服講和。

這句翻譯看第一次,沒明白在講什麼;

看第二次,好像是說晉方佔了上風,秦國就算想要講和都沒機會了;

看第三次才明白過來,其實說的是,本次交戰,晉方沒本事讓秦國屈服,那意思就是沒打贏唄。

這翻譯可真給面子,愣是沒讓人覺得晉方有什麼問題。

(四)瞎指揮的大老闆——晉國中軍將 荀偃

一鼓作氣,是不錯的戰術,破釜沉舟,也是不錯的戰術,都是意欲速戰速決時可以考慮的,兩個戰術的共同點之一是:使用者本身必須具有一言九鼎的號召力。

而這個條件,此時的晉國中軍將

荀偃

,是不具備的。雖然他確實是本次出征大軍中的一把手。

且不說上任時間短,還因其有弒君前科,

晉悼公

一直有心提防打壓他,所以此時

荀偃

的地位,真沒有到那說一不二的份量。

但是,為了儘快結束戰事,提高取勝的機會,也是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他使了一險招:

“眾將聽令!明天凌晨雞叫的時候就套車整裝,把水井填了,把灶臺剷平,別想著還會回來!一鼓作氣,此戰,

唯餘馬首是瞻!

我的馬頭方向就是全軍前進的方向!”

此招一出,勝負就在一瞬間。

結果是他輸了,不是輸給秦國,而是輸給自己人。因為底下的人不配合,扭頭收兵回國去了,留他一個在風中搖曳。

他只好搬出“吾日三省吾身”的品德,做個檢討:

“目前的對戰情景不容樂觀,我的命令確實是有過錯,後悔哪裡還來得及,現在一部分主軍力已經離開了,剩下的人馬留得越多,也只是給秦軍送俘虜人頭而已。全軍撤退回國吧。”

本來意氣風發說要報仇,結果在諸侯聯軍眼皮下灰溜溜退兵了,絕對是

荀偃

乃至晉國的一大恥辱。

遷延,意為退卻、徘徊等。為本次事件取名為“

遷延之役

”,就是來自晉國人的官方吐槽。

這樣一個hold不住屬下的領導,是不是也很眼熟?

你有沒有遇到過自以為很懂行實際上就是在瞎指揮的領導?一開始還據理力爭,捍衛專業,後來為了息事寧人就只剩附和點頭了。

唉,請供上人民幣,紀念那逝去的堅毅。

當然了,雖然這次因為沒有思慮周全而被屬下打臉,是很糗,但

荀偃

其實沒這麼差,還是有實力的。

(五)架空一把手——晉國下軍將 欒黶

(演)

要說這

欒黶

,真是橫到沒分寸。

平時怠慢點也就算了,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對戰秦軍久戰不下,還有這麼多附屬的諸侯國看著,就這樣甩臉走人,合適嗎?

再說了,有什麼意見你好好提,真逼到

荀偃

收回命令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沒有給

荀偃

這個機會,直接丟下一句話就走人,還能不能好好說話好好合作了?

欒黶

說:

唯餘馬首是瞻,

看你的馬頭行事?晉國的軍令,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話。

餘馬首欲東,

我的馬頭還想向著東邊呢。”

於是就帶著自己的人馬,直接回國去了,回國去了,國去了,去了,了。

“馬首是瞻”的成語故事真是讓人英雄氣短,“

唯餘馬首是瞻

”這麼霸氣的命令,下面接著的,不是一呼百應,不是一言九鼎,而是“

餘馬首欲東

”如此任性野蠻的尷尬。

在職場中為什麼有些人明明官位低人一等,卻總是可以肆無忌憚的欺負上司呢?

《琅琊榜》言皇后說出了真相:“那個賤人這幾年不把我放在眼裡,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陛下恩寵。”

這就是癥結所在,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啊。在BOSS眼裡,人家是心腹,你是大患,縱使你官大又如何?說話不算數啊。

正牌上司VS關係硬的同事,面對這種鬥爭,最慘的是處在下一層的人。要是一不小心選錯了隊……

(六)站隊的重要性——晉國下軍佐 魏莊子

下軍將

欒黶

走了,那麼他的直系下屬,下軍佐怎麼辦好呢?

頂頭上司和直接上司吵架分派,怎麼選才不至於送死?

下軍佐

魏絳

(醬)選擇跟從直接上司,也帶兵走了。

他就沒考慮過要等頂頭上司

荀偃

的命令嗎?有,但是一番思量後,他還是跟了此時更為關鍵的人。

荀偃

命我們這些做下屬的在工作中要跟從自己的主將,那麼對於我這個下軍佐而言,主將就是下軍將

欒黶

,按照

荀偃

的教令,我是要跟從

欒黶

才對。遵循了

荀偃

的教令,也就等於是選擇了跟從

荀偃

了。”

且不說這樣的辯詞,觀眾接不接受,但是比起

荀偃

欒黶

明顯是更加不好惹一點。

這樣的一時權衡,在職場博弈中尤為重要,因為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啊。君子報仇,講究埋線十年。小人報仇?直接扎心啊老鐵。

站隊的選擇,某個時候比實幹還重要。

此處的站隊,當然不是指那些主動挑起事端,鼓動拉幫結派的站隊,而是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地步,領導層已然鬧翻,那麼如何在如此難堪的境況下,保住自己?

雖然棄大主將而去是不對,但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魏絳的選擇在當時來說也算是一個合理的決定吧。

在職場派系鬥爭中,你能活幾集?活得是否舒坦?站隊的智慧也是很重要的。

看《甄嬛傳》裡的安陵容,就是反面教材。一開始站甄嬛,受了華妃不少折辱,日子過得不好。後來站皇后,結果甄嬛反手就是一個女主光環,照樣叫她不好過。

人家站隊她站隊,人家都是利益分享者,就她把日子過得心苦身也苦,唉,性格使然。

話說,那些因為不喜歡角色而去攻擊演員的人,真的有病。安陵容這個人物被陶欣然演繹得很經典很經典,百看不厭。

(七)送死的愣頭青——欒針

有時候啊,在職場上陣亡,不是被人暗算被人中傷,而是自己不夠成熟,卻很夠衝動,愣頭青一樣的,自己把自己送上戰場。

剛入職場的時候,有沒有試過自己衝動多嘴多事而壞事的?

上一篇文中就說到,

欒黶

的弟弟

欒針

範匄

(蓋)的兒子

範鞅

,在本次戰役中,大隊馬都準備退兵的時候,他們頭腦衝動非要組隊去敵軍中開片。

結果,滿腔熱血霎那間從唯心概念變成了唯物概念。

如上一篇文中所述,經過此事,欒氏和範氏就此結下樑子。

(八)沉默的大多數——其他諸侯

讓我們來關注一個一直被忽略了的群體:

究竟是誰!在大軍臨河的時候起了關鍵的消極影響?

究竟是誰!讓

鄭子蟜

北宮懿子

苦口婆心勸說才肯渡河?

究竟是誰!渡與不渡都影響著整個諸侯聯軍的行軍決定?

且看原文描述:

於是,齊崔杼、宋華閱、仲江,

會伐秦,不書,惰也。

向之會 亦如之。

衛北宮括,不書於向,書於伐秦,攝也。

《左傳》也叫《春秋左氏傳》,它的存在是為了給《春秋》這本史書做註解,所以經常會在《左傳》的文中看到有這樣的描述:“這個歷史故事講完啦,而《春秋》這本書在評論這段歷史的時候,是這樣寫的……為什麼會這樣寫呢……”

這裡也是這樣,這一段是為了解釋《春秋》中作如此描述的用意。

大致翻譯就是:

當時還有一些諸侯國也有參與了

遷延之役

,《春秋》記載這段歷史時卻故意沒寫出來,是因為那些國家對待此次戰役的行為態度過於消極懈怠。

就好像《春秋》對之前的

向地盟會

那段歷史的記載,也是這樣,無功者不書。

而衛國的北宮懿子,之前在

向地盟會

時,到場了卻沒有被《春秋》記載,就是因其不作為。但是在這次的

遷延之役

中,因其輔助的功勞,於是《春秋》就花了筆墨去寫他的戲份。

可見對於歷史的記錄,那些筆者未必是客觀的,反而是帶有很強的主觀性。

在本次戰役中,被《春秋》故意忽略而被《左傳》故意點名的不作為的諸侯國,有齊國、宋國。這兩個諸侯國本身實力就不算弱小,相信帶起節奏來,是相當有效的。

那個“

仲江

”應該也是個人,只是沒有像前面兩個一樣冠有國名,或許也是宋國的,身份有些恍惚,不重要就暫時不糾結吧,知道的同學請指教。

沉默者就無用嗎?呵呵,這可是大多數啊,“不出頭”也是個“大頭”,不可忽視。

有時候,不出頭的大多數,表示預設,表示許可,表示牴觸,表示不合作,表示拖著耗著,還有三人成虎的恐怖能量,無論代表什麼,就是不代表“真的沒意見”。

人人都有意見,只不過選擇說與不說。

相信在聯軍去到涇河邊上時,軍中已經漂浮著各種各樣的意見。這些漂浮著傳來傳去的聽說和猜疑,在無形中打散了聯軍的向心力。雖然未必會有人挑破這個事實。

但是,不挑就不破,這恰恰是解決問題最大的阻礙。

來到涇河邊時,他們不約而同的選擇了不渡河,在經過一番勸說後,又改變了想法,紛紛渡河去。

可見,他們一開始不肯渡河,並不是非此不可。

既然不是非此不可,為什麼當時會對聯軍的前進產生這麼大的阻力呢?

這就是沉默大多數的力量,堪比經濟學中無形的大手,潤物無聲的大招。

無論是職場還是生活,這種所謂的沉默大多數,都是常駐軍,可以說他們很堅固,也可以說他們很頑固。往好的方向帶,那就是一股正能量,反之,社會就會亂,大亂。

(九)腹黑回馬槍——範鞅

不要以為今天意氣風發,就可以肆意欺辱他人,你永遠不知道,明天與回馬槍哪一個先到。

範鞅

因為

欒黶

發狠,外逃去了秦國。後來

秦國又推舉他回了晉國

為啥秦國願意推舉他回國?晉國逃亡者

範鞅

秦國

之間有一場對話。那一場對話,遠看是智者評時局,走近了看,其實就是一次交易。

秦景公

範鞅

“晉國的大夫誰會先滅亡?”

人話翻譯:要打敗晉國,就要打敗晉國實權集團——

六卿

,他們當中誰是破局的弱點?

範鞅

當然聽得懂,身在他國,不拿出一點祭品,怎麼能讓人家幫自己呢。回答:

“欒氏,因其驕奢蠻橫。”

人話翻譯:只要你保我回晉國,我有辦法可以剷除欒氏,那麼我報了仇,你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局面。

範鞅

繼續說:

“雖然

欒黶

是過分驕縱殘暴了,但是欒氏要遭殃的禍亂恐怕不會發生在他身上,而是發生在他的兒子

欒盈

身上。”

人話翻譯:您看,我的報仇計劃是這樣的,我會以

欒盈

為切入口,由此把欒氏連根端掉。

秦景公

:“為什麼這樣說呢?”

人話翻譯:復仇計劃可不可行,你說詳細一點。

範鞅

回答:

欒黶

的父親

欒書

在民眾間很有聲望,深得民心。父財子享,靠著民眾對

欒書

的愛戴,愛屋及烏,其子

欒黶

再怎樣驕橫都可以被原諒。而孫子

欒盈

還年輕,在他的善意還沒能大面積傳達到群眾眼前的時候,他老爸

欒黶

就會早早的把祖輩留下來的好感給敗光,父債子償,於是乎,

欒盈

就要承受老爸

欒黶

作下的惡果了。”

人話翻譯:嗯,這就是我的報仇計劃書,你看,我選擇對

欒盈

下手,是有依據有保障的。

話說

欒黶

真是坑娃啊,他也不想著給兒子留一點好名聲,兒子就算再有本事,這補倉的速度也趕不上他揮霍的速度。

秦伯以為智言,為之請於晉而復之。

白話翻譯:

秦景公

覺得

範鞅

說的話,是有智慧有見識的,於是替他向晉國請求,讓其回國並恢復官職。

人話翻譯:

秦景公

通過了

範鞅

的報仇方案,達成交易,讓他回國去實施了。

後來的事,上一篇已經有講,這裡就不贅述了。總之就是範鞅聯合自己的姐姐,也就是欒盈的媽媽,一起把欒氏給端了。後來欒盈回國來報仇,失敗,族滅。

以上,這類比的九種職場人,有沒有很熟悉的感覺?像是在工作中遇到的某個人,也像是在狗血電視劇裡看到過某個角色。

其實古文古人,和我們現代人距離很近很近,隨時可見證人生百態,見證人心百轉。

人性有多精彩,人生就有多精彩。

最後的感慨就是,在職場中遇到一個講合作不扯皮的團隊,何其有幸!

Top